淀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淀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复仇之因果报应-【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43:46 阅读: 来源:淀粉厂家

宋平是个十分孤僻的男人,在小区里三年连他家对门的邻居都没见过他几次。偶尔碰见他,也是见他行色匆匆不和任何人打招呼,哪怕是个笑脸都不曾露过。

这样久了,大家也不想自讨没趣,平日里不管见不见的到他都当他不存在。直到房东要收房租却怎么也找不到他,大家才发现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

房东报了警,警察来的很快,破门而入时,迎面而来一阵恶臭。就见一具已经高度腐烂的尸体以一种十分扭曲的姿势倒在客厅中间。警察连忙联系了刑事科的队长苏宁,这件事已经不只是人口失踪那么简单了。

苏宁赶到时,这件屋子外面已经被围满了人。他挤了半天才挤进去。带着队员进去检查尸体时,苏宁才发现,尸体不仅仅是姿势扭曲,甚至可以说是死的异常惨烈。

尸体的脖子不知被什么抻的老长,一层薄薄的皮肤堪堪的连着头和身体。因为尸体是面部朝下的趴在地上,当刑事警员把尸体翻过来时,哗啦一声,肠子散落一地,因为屋里的温度不低,随着肠子下来的还有蠕动的蛆虫。有个在一旁记录的女警员当场就吐了出来。

抬尸体的男警员也被这措手不及的情况吓愣了。

还是苏宁喊了一声,才回神。回过神也不禁干呕起来,不过还是得硬着头皮把尸体翻过来,尸体已经看不清脸部特征,因高度腐烂看不清也是正常。

没人愿意再多看这具尸体一眼,苏宁眼尖的发现面部的损坏程度比其它地方要严重,但也只有验了才知道到底是怎么造成的。

尸体被抬走化验了,清理现场时,作案工具也都发现了,一条拇指粗的麻绳,一把带有血迹的水果刀,都带回去检验是否有凶手遗留的痕迹。所有人都以为凶器找到了等化验结果出来,再抓凶手这个案子就结了。

苏宁却有预感,这件事没这么简单。果然,等化验结果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傻眼了。尸体的确是宋平死了至少有一个星期,可绳子和刀上的指纹都是他本人的,并且在他脸上检验到了炸药的成分。也就是说他自己把自己的脖子拽的那么长,又捅自己刀子,又炸自己的脸。这根本不可能呀。

这只能说明凶手的反侦察能力很强。苏宁去要来了那个小区的监控录像,但遗憾的是小区的监控录像是七天一覆盖,宋平已经死了至少一星期,他死前什么人去过他那里根本无从得知。问他的邻居也什么都不知道,宋平来到这个城市的三年几乎不和任何人往来像个游魂一样,没有朋友,那又能和谁有这么大的仇,要用这么残忍的方法杀死他。这个案件完全没有了突破口。

苏宁去冷冻室看宋平的尸体企图找出疑点,正巧碰上了老法医。老法医经验丰富,局里的人都很,尊敬他。苏宁叫了声“李叔。”走了过去。

老法医正在脱衣服准备下班,见他愁眉不展的样儿就知道他在为什么烦心。“小苏啊。那个尸体我看了。不是李叔打击你,这个案子破不了。”老法医平静的说。

他验尸多年,什么稀奇古怪的尸体都见过。苏宁皱着眉头问“怎么了?尸体有什么问题?”

老法医看看他,戴上手套把宋平从冷冻柜拽了出来。指着宋平的脖子说:“就算上吊也抻不出这种长度。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如果用工具,又怎么会没人发现。”说着又指着宋平被开膛破肚的肚子说:“那把水果刀我看了,钝的很,也就能切个水果。切肉是甭想了。可他这伤口确实和刀是吻合的。”老法医说完就看着苏宁。

“那您的意思是他不是被人杀的。”

“看他死的这么惨,估计是被他自己作死的。不要不信因果报应。他种了什么因,就会有什么果。”老法医叹了口气,摘了手套走了。苏宁年纪不大,对这种事还不太相信。他决定再去一趟现场,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屋子里的气味依旧刺鼻。苏宁戴着口罩仔细的观察。宋平的屋子可以称的上简陋,客厅一张沙发,卧室一张床,厨房一张桌子一口锅,再无其它。

检查起来省事却毫无线索。苏宁几乎趴在地上查找了可还是什么都没发现。他挫败的坐在了宋平生前的床上。刚一坐下。他就觉得不太对劲,按理说这种弹簧床在有重物压的时候会弹一下,可他坐下去的感觉却是像坐在了一张实木床上。

他站起来把床单一掀,是弹簧床外面的罩子,苏宁掏出把军刀就把那个罩子割开,里面的东西让苏宁惊呆了。

整张床铺满了玻璃罐,罐子里是用福尔马林液泡着的各种小动物尸体,看样子都是幼崽儿。并且,每个罐子旁都配了照片。当苏宁把那些照片拿出来仔细看时,也不禁颤了一下,暗骂这个宋平真是变态。

照片里是动物幼崽被虐待致死的样子。苏宁打电话叫来了同事把这些东西都搬走回去化验。化验结果就是每个动物尸体上都有宋平的指纹。

苏宁在看照片的时候发现最新照片拍摄日期和宋平死亡的时间十分相近。那是三只小黑猫,诡异的是每只小猫的死法都与宋平身上的伤口重合。一只脖颈突出,一只肠子外露,一只头被炸的面目全非。

苏宁看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拿着照片连忙去找老法医。老法医看看照片说:“看来是母猫在报仇呀。三个孩子都被这么残忍的虐待死。它能饶过他吗。”

的确,谁又会为了动物幼崽报仇。只有身为妈妈的母猫才会。

这件案子自此再也没有什么进展,警员们解决不了也不想去解决这个事。因为宋平就该有这样的报应。只是苏宁一直不理解,宋平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一次偶然的机会,苏宁去了宋平在来这个城市之前居住的地方。提到宋平所有的村民都有些沉默。

原来宋平只有爸爸,可他爸爸不务正业总喝的醉醺醺的还揍宋平,村里人劝了多次也没有用。后来宋平他爸在山里喝多了不知被什么动物吃了,发现时已经没了大半截身子,死的很惨。村民就草草的给埋了。

从那以后本来就自卑不爱说话的宋平更加沉默。也不和孩子们玩,直到有一次,一个孩子看见宋平正在用石头砸着什么,走过去一看,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大人闻声赶来,就见宋平手里紧握着一个全是血的石头,地上是已经被砸烂的小狗崽儿的尸体。

明明是这么血腥恐怖的事情,宋平却笑的很开心,像小孩子得到玩具时满足的样子。这个笑容让村民心里毛毛的。也知道这不是个好征兆,连忙上报把宋平送去了孤儿院。从那以后就再也没人见过宋平了。村民都不知道宋平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苏宁想大概是小时候的家庭环境让他的心理扭曲了吧。年纪小不知道掩藏自己那种不可告人的癖好,大了明白这件事是见不得光的所以他才会活的那么没有存在感吧。只是因果轮回,他的死又怪的了谁。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魂怨》

《鬼眼神师》

三国群英战内购破解版

火柴人联盟2变态版

辉煌彩票

天问游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