淀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淀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千里追杀逃跑女下属这场职场骚扰案何其疯狂[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7:01:56 阅读: 来源:淀粉厂家

2010年2月24日下午5点多,四川省渠县的一个商场内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血案:一名男子手持利斧,在短短5秒时间内,对一名年轻女子疯狂地挥砍5次,随即猖狂逃窜。一瞬间,年轻女子倒在了血泊中。歹徒行凶的速度之快、下手之狠,令人震惊……

案件侦破后,人们惊讶地发现,持斧行凶者竟是受害女孩曾经的上司。这男上司和女下属之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以至于在大庭广众、监控严密的闹市商场里挥斧相向,致其死地呢?

跋扈上司“自封”男友

漂亮女工不堪骚扰

现年22岁的冯芸莉是四川省达州市渠县卷峒乡人,她的父母都是农民,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冯芸莉从小就是个漂亮姑娘,忠厚老实的父母担心她早恋,一再提醒她洁身自好,不要和男生走得太近。读书期间,有好几个男生追求她,但她牢记父母的教诲,专心学习,拒绝了一个又一个追求者。

2008年,冯芸莉高中毕业后独自来到深圳打工。因为学历不高,又没有经验,她四处碰壁,最后在一个老乡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进了宝安区石岩镇的一家电子厂。这个白皙漂亮的川妹子一进厂,就引起了好几个男同事的关注。可单纯的冯芸莉对这一切视若无睹——她只想好好打工,多挣点钱贴补家里。

冯芸莉的主管名叫陈代谷,时年28岁,云南人。陈代谷其貌不扬,对初来乍到的冯芸莉很是照顾。工作中,冯芸莉有不懂的地方,他就不厌其烦地教她,甚至主动帮她做好;生活上,他也十分关心冯芸莉,工余时经常和她拉家常,问她是否想家。起初,冯芸莉对这位热情的主管十分感激,还打电话回家告诉父母,自己非常幸运,遇上了一位好领导。

一次,陈代谷下班后约冯芸莉去吃饭,冯芸莉以为还有别的同事一起,可到了约定的小餐馆,才发现只有他们两人。她顿时拘谨起来,说:“主管,这些日子您这么照顾我,这顿饭就由我请吧,算是感谢您。”可吃完饭后,陈代谷却不由分说,抢着付了账,接着又拍了拍冯芸莉的肩膀,笑道:“我照顾你,是因为你特别可爱——对别人,我可没这么好。”听了这话,冯芸莉有些吃惊,直觉告诉她,陈代谷对她有种特别的好感。

的确,陈代谷对漂亮的冯芸莉动了心,对她的照顾也超出了上级关心下级的范畴。冯芸莉感激之余,也在心里衡量了一番:平心而论,陈代谷的个人条件还不错,而且对自己也很好。可是,冯芸莉还是想慎重一点,多考察考察他的为人,再决定是否接受他的感情。

2008年9月的一天,冯芸莉去厂外的小超市买东西,正好碰见了陈代谷。两人一起回厂时,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步履蹒跚地走过来,拉住陈代谷的衣服,向他乞讨。陈代谷立即露出厌恶的表情,一把推开他,骂道:“走开!真讨厌!”老人站立不稳,摔倒在地。冯芸莉见状赶紧去搀扶他,可陈代谷却还在骂骂咧咧:“理他干吗?脏死了,把我衣服都弄脏了!”

那一刻,冯芸莉感到十分心寒。她没想到,对待自己如此热情体贴的陈代谷,对一位可怜的老人竟没有一丝同情心!而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更让她认清了陈代谷的另一面。

那天,一名女工友因为来例假,肚子疼,在洗手间里呆了很长时间。陈代谷发现后,竟当众对她破口大骂:“长得那么丑,还不好好工作!你今天再去一次厕所就给老子滚蛋!”

目睹这一幕,冯芸莉震惊了!她随即清醒地认识到,这个专横跋扈的男人,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的。她决定从此和陈代谷保持距离。

可是,陈代谷依旧想方设法地接近冯芸莉,除了上班时以指导工作为由长时间坐在她身边,和她聊天,下了班也频频给她发短信。冯芸莉十分发愁:自己绝不可能接受他;可如果一口回绝,又怕得罪了他,今后他给自己“穿小鞋”,甚至令自己失去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

苦恼之下,她想给父母打电话求助。谁知,她还没开口,母亲就喜滋滋地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哥终于找到对象了!那女孩真不错,不嫌咱家穷……”听了这话,冯芸莉满腹的心事再也说不出口了——懂事的她知道,哥哥要准备结婚,必然没有余力再贴补家里,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在这个时候,她怎能失去这份工作呢?

冯芸莉顾虑重重,如履薄冰。她每天小心翼翼地躲避着陈代谷,却又不敢躲得太明显,让他看出来。可陈代谷却越发肆无忌惮,一天上班时,他竟公然坐到冯芸莉旁边,问她有没有男朋友!

当时,车间里有不少工友都听到了这句话。冯芸莉尴尬极了,单纯的她犹豫了半天,还是红着脸摇了摇头。陈代谷显得十分满意,又拉着她聊了几句才走开。

此后,陈代谷更频繁地在下班后打电话、发短信约冯芸莉去吃饭、看电影,而冯芸莉总是以各种理由委婉拒绝。可陈代谷并不灰心,屡屡在冯芸莉面前吹嘘自己如何年轻有为。有一次下班后,陈代谷又拉着她闲聊,“你看我这件新外套怎样?”冯芸莉一愣,陈代谷又说:“进口名牌,老人头的,一件四五百块呢!我这人最注意形象了,穿衣服一定要名牌。虽然贵,可我一个月工资4000多,负担得起!以后哪个女孩要是嫁给我,那可就享福了!”

见他滔滔不绝地自我吹嘘,冯芸莉十分厌恶。她强忍着不说话,可陈代谷却一直往她身边凑,嘴巴都快贴着她的脸了。冯芸莉忍无可忍,腾的站起来,说:“我还有点事,不好意思,我先走了。”陈代谷却不识趣地在她身后叫道:“晚上一起吃饭吧,我请你去一家新开的酒店,很有档次的!”

冯芸莉飞快地跑出车间,没一会儿,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陈代谷。她不敢接听,也不敢挂掉,只好让手机一直响着……

令冯芸莉意想不到的是,厂里很快有了闲言闲语,许多工友问她是不是和陈主管谈恋爱了。冯芸莉连声辩解没有这回事,工友们却不相信,说:“这可是陈主管亲口说的呀!他还警告那些男同事别打你的主意!”

冯芸莉都快急哭了,“我连手都没给他牵过,怎么会是他的女朋友呢?”可无论她怎么解释,工友们都不相信。冯芸莉欲哭无泪,她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一向洁身自好,怎么会惹上这种事?

骚扰升级

弱势女下属无处可逃

冯芸莉的苦恼,陈代谷并不知道。在他看来,自己条件如此优秀,而冯芸莉只是一个月收入千余元的乡下打工妹,根本没有理由拒绝自己;她对自己没有亲热的表示,只是因为女生的矜持。就这样,自我感觉良好的陈代谷,竟公然以冯芸莉的男友自居了。

作为“男友”,陈代谷对冯芸莉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每天中午去食堂,他抢着帮冯芸莉打饭;下午,又帮她去开水房打水;晚上睡觉前,他还要给冯芸莉打电话说“晚安”……这一切,他做得心安理得,完全无视冯芸莉的推辞和尴尬。

2008年10月的一天晚上,冯芸莉刚吃完饭回到宿舍,手机就响了,是陈代谷。她照例不接听,等铃声停了,她就赶紧关掉手机。5分钟后,陈代谷洪亮的声音竟在宿舍楼下响起:“冯芸莉快下来!你可以去洗澡了,我帮你把热水打好了,给你送去冲凉房!”

同宿舍的姐妹们哄堂大笑,打趣道:“没想到陈主管这么体贴呀!你快下去吧!”冯芸莉涨红了脸,小声嘀咕:“他是不是神经病呀!我又没叫他帮我打水……”陈代谷在楼下不停地喊,嗓门越来越大。冯芸莉心乱如麻,大家也都催她下去,无奈,她只好硬着头皮下了楼。陈代谷一见她,便十分自然地搭住她的肩膀,问:“怎么这么久?水都凉了。”

当着来来往往的工友的面,冯芸莉红了脸,一扭身挣脱了他,说:“你别这样……”陈代谷却大大咧咧地说:“走,我帮你把水提到冲凉房!”他用力拖着冯芸莉的手,冯芸莉挣脱不掉,急得眼泪都快落下来了……

12月初,人事部突然找冯芸莉谈话,说要给她调岗做质检员。冯芸莉又惊又喜:比起流水线工人,质检员的工作不但轻松得多,工资也要高一些;而且,换个岗位,就可以摆脱陈代谷的掌控了。可还没等她高兴多久,陈代谷就来找她了,开口就说:“我好不容易才为你争取到这个机会,你该怎么感谢我?”冯芸莉一下子蒙了,陈代谷得意地说:“现在你知道了吧,跟着我,好处多得很!今天晚上一起吃饭,我替你庆祝一下!”

他的语气不容置疑,而冯芸莉自觉受了恩惠,更加不敢推脱了。为了“自保”,当天晚上,她带了同宿舍的姐妹阿娟一起去吃饭。当着这位女下属的面,陈代谷一点也不避嫌,频频给冯芸莉夹菜,还不时亲热地拍拍她的肩膀、捏捏她的手。冯芸莉红着脸,不住躲避,陈代谷却不以为然,还对阿娟说:“小莉什么都好,就是太害羞了。不过,女孩子矜持一点更讨人喜欢……”

一顿饭吃完,冯芸莉已紧张得满身大汗。接着,陈代谷又提议去看电影,阿娟见状想先走,冯芸莉赶紧说:“我也想休息了,我们一起走吧!”说着,她拉着阿娟“落荒而逃”……

冯芸莉一躲再躲,陈代谷却步步紧逼。一天晚上,冯芸莉加夜班时,陈代谷竟利用主管的“特权”进入女生宿舍,在众目睽睽之下,拿走了她刚换下来的脏衣服,带回自己的单间宿舍,用洗衣机洗了,第二天又给她送回来。冯芸莉看到一堆衣服里还有自己的内衣裤,不禁又羞又气,“你怎么不说一声就把我的衣服拿去洗了?别人会怎么想?我自己会洗衣服,请你不要再这样做了!”陈代谷笑得意味深长,“我对你好,让别人知道有什么关系?”说完,他得意地转身离去。

冯芸莉快被逼疯了!她知道,这样下去,自己的名声就被败坏了。正在她考虑辞职时,一件事情令她下定了决心。

2009年春节后,厂里来了一个名叫程康的大学生技术员。他刚来不久,就对冯芸莉产生了好感,开始追求她。不料,陈代谷得知后勃然大怒,找了个理由告到人事部,把程康开除了!

这事震动了全厂,人人都在议论,有的骂陈代谷太专横跋扈,有的说冯芸莉是“红颜祸水”,必须远离她,以免遭到“无妄之灾”。以往人缘很好的冯芸莉,就这样被孤立起来。冯芸莉感到深深的绝望,她终于意识到,自己一天不辞职,就一天不能摆脱陈代谷的掌控。

“失恋”上司千里追杀

无辜女孩血溅闹市

冯芸莉很快提出辞职,可因为陈代谷从中作梗,她的辞职申请迟迟未获批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她执意离开,就无法取回进厂时抵押的身份证和2000元押金。冯芸莉心急如焚,为了尽快离开,她不得不找到陈代谷,谎称家中有事,请他批准自己辞职。

陈代谷生怕冯芸莉一去不回,死活不答应。冯芸莉无计可施,只好把实情告诉父母,向他们求助。两位老人一听就急了,冯父坚决地说:“这种男人咱们惹不起,你一定得想办法尽快回来!”

一家人一商量,决定由冯父发短信给冯芸莉,说冯母患了癌症,想见女儿最后一面,让她赶紧回家。冯芸莉把短信给陈代谷看,这下子,陈代谷不得不信了,但他还是不让冯芸莉辞职,只同意她请假一周,回家探亲。

冯芸莉顾不了那么多,连押金也不要了,只拿回身份证,买了火车票,准备立刻“出逃”。她临行前,陈代谷特地提来几盒营养品,硬要她带回家,并再三叮嘱她早去早回。为了脱身,冯芸莉只得假装答应。

4月5日,见女儿终于到家,冯家二老松了口气,冯芸莉也如释重负。为了保险起见,她一回家就换了手机号,与深圳所有的同事都断了联系。而两位老人经过这事,再也不想让女儿出去打工了。冯母还托人给女儿介绍了一个对象,两人见面后,彼此都很满意,很快订下了婚约。冯芸莉以为,自己终于彻底摆脱了陈代谷。

一周后,陈代谷见冯芸莉迟迟未归,电话也打不通,急得要命。他决定找冯芸莉问个明白,便通过厂里的人事档案找到她老家地址,随即请假飞到四川,费尽周折找到了冯家所在的卷峒乡。

当时,冯芸莉有事去了县城。陈代谷见到正在做农活的冯母,立即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他怒气冲冲地说:“你不是得了癌症吗?你们一家人居然合伙欺骗我!你说,你们为什么非要冯芸莉离开我?”冯母好言相劝道:“小莉跟你不合适,你们做不了夫妻,还可以做朋友、做兄妹。你以后想到我们家来玩,我就好好招待你……”

可这些话,陈代谷哪里听得进去?他要见冯芸莉,可冯父已经偷偷打电话给女儿,让她在外面躲几天。陈代谷等了3天,也不见冯芸莉露面,而厂里频频打电话催他回去上班,他只好含恨而归。临走前,他警告冯家二老:“我还会来的!”

五一长假,陈代谷又来了,他在当地到处宣扬冯芸莉是他的女朋友,骂她忘恩负义,背叛了自己。流言令冯家人烦恼不已,也让冯芸莉更加厌恶陈代谷,她发誓说:“我就算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会跟他结婚!”

长假过后,陈代谷回厂上班,临走前,他竟花钱请了县城里的一个小混混,让他跟踪冯芸莉,看她有没有做“对不起”自己的事。很快,他得知冯芸莉在老家订了婚。他气昏了头,连假也来不及请,就又一次飞到四川。这一次,他居然带了一把菜刀上门,威胁说,如果冯芸莉不跟他走,他就把他们一家人杀光!冯父见势不妙,赶紧去邻居家求助。几个壮汉一拥而上,夺下陈代谷的菜刀,将他轰了出去。

气急败坏的陈代谷到处买炸药,想炸死冯家人,可他没买到。回到深圳,越想越不甘心的他打电话给冯父,威胁说:“我买不到炸药,买两万块钱火炮都要炸死你们,消这个气!”

没过几天,陈代谷又来了。他疯狂的骚扰令冯家的邻居们十分紧张,生怕他真的纵火杀人,牵连了他们。陈代谷一直不走,冯家及其邻居们就不敢在家里睡,东躲西藏,苦不堪言。

那半年多时间,陈代谷几乎每个月都要去渠县两三次,频繁的飞行几乎花光了他的积蓄,也令他越来越疯狂。2010年初,因为请假过多,频频被厂方警告的他,不得不辞职了。他觉得自己为冯芸莉失去了一切,不禁由爱生恨,发誓要么得到她,要么毁灭她!

2010年2月20日,陈代谷再一次来到冯家,要求冯芸莉跟他走。冯芸莉冷笑一声,根本不搭理他。她脸上明显的厌恶刺激了陈代谷,他恨恨地说:“你别后悔!”接着转身离去。

已经被陈代谷骚扰得几近麻木的冯家人怎么也没想到,这句话竟是他的“最后通牒”。2月24日下午5点,冯芸莉陪嫂子去渠县的一家商场购物,正当她们在一个金器柜台前选购时,一名黑衣男子突然从身后冲了过来,在她们身后一跃而起,挥起手中的斧头,恶狠狠地砍向冯芸莉!冯芸莉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已被连砍5斧头,倒在血泊中!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冯芸莉的嫂子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发现施暴者正是陈代谷!她惊叫着朝他踢了一脚,陈代谷随即转身逃离了现场。

前后不过5秒钟,冯芸莉的一身白色棉袄已全被鲜血染红。由于陈代谷下手太狠,商场大理石地板上也被砍出了几个坑。嫂子一边哭喊着求助,一边使劲扶起浑身是血的冯芸莉,拦下一辆的士,将她送往渠县人民医院。医生检查后发现,冯芸莉身上有5道伤口,其中4道在头部,各有八九厘米长,另一道在手背上。因为失血过多,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医生紧急将她送进手术室抢救……

血案引起了当地警方的高度重视。正在警方调查过程中,渠县公安局城南派出所接到了陈代谷的电话,他语气十分嚣张,“冯芸莉死没?如果死了我就来自首,如果没死我就要去杀她全家!”为了稳住他,警方称冯芸莉正在医院抢救,生死未卜,并通知冯家人注意防范。与此同时,警方加大了抓捕力度,3天后,陈代谷在四川广安县花桥镇的一个小旅馆里被捕。

令警方惊讶的是,陈代谷被抓获时镇定自若,唯一关心的仍是冯芸莉的死活。在审讯中,他反反复复就是一句话:“冯芸莉既欺骗了我的感情,也欺骗了我的金钱,她太没良心了!”

冯芸莉在昏迷9天后醒来,得知陈代谷对自己的“控诉”,她欲哭无泪,“我从来就没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也没花过他一分钱!”

如今,陈代谷已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刑投狱,但冯芸莉却一直没能从这段噩梦中走出来。对她而言,这简直是无妄之灾!如果她有错,就是错在上司陈代谷追求她时,她不懂果断地拒绝,最后为自己埋下了隐患!而陈代谷偏执狭隘,专横跋扈,认为自己吃定了这个像绵羊一样温顺的美女下属,殊不知爱情从来不可勉强,他注定要为他的疯狂和专横付出代价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