淀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淀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贺宛男应大幅提高发股成本

发布时间:2020-10-16 22:58:03 阅读: 来源:淀粉厂家

贺宛男:应大幅提高发股成本

延长预披露时间仅仅是提高新股发行成本的第一步,新股发行制度改革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任重而道远。  总共才5天时间(有时还要碰到节假日),要审读长达10多万字的招股书及相关资料,还要给出同意或反对的专业意见。长期以来,笔者心头总是疑虑重重,中国的发审委委员难道个个都是神人?  如今,游戏规则终于要改了。从2月1日起,IPO的预披露时间将由5天调整为1个月,而且不像其他法规出台前还要征求意见,说改就改,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自从2007年设立预披露制度以来,除了苏州恒久、胜景山河等极少数害群之马因舆论监督,在上市前夕被挡在大门之外,5天的预披露基本是形同虚设。  中国新股发行规模为什么屡创世界第一?新股发行为什么会成为众矢之的、成为中国股市最不堪承受之重?就是因为从上到下马虎塞责求多求快,匆匆过会大把圈钱。一句话,IPO之风险和收益根本不成比例,发股成本太低,造富太快太易。  成本低、造富快首先表现在发行节奏。发行节奏越快,烂公司、假公司越容易蒙混过关。想想看,一年要发行300多只新股、发审委要审核400多家企业,而主板和创业板总共才50~60名发审委委员,平均下来每位委员一周要审核1~2家。拟上市企业又是门类繁多,新行业、细分行业层出不穷,他们真有本事为亿万股民把好关?纵然5天预披露中有人质疑、有人举报,监管部门就能立马辨别真假?所以提高新股发行成本,首先要放慢节奏,而放慢节奏先得从延长预披露时间做起,证监会这一招算是抓到了点子上。而且还有配套措施:“发审会前,相关保荐机构应持续关注媒体报道等情况,并主动就媒体等对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提出的质疑进行核查。”对公众提出的问题,发行人和保荐机构必须“在规定时间内提交反馈意见回复材料”,交不出就延期,“最长不超过2个月”;再交不出就申请“中止审查”,直至“终止发行”。相信这一来,市场各方将有较多时间对拟IPO企业反复“敲打”,滥竽充数者也得考虑考虑,万一经不起敲打,还有必要花那么多上市费用么?  发股成本低、造富快还表现在发行费用。有关统计显示,2010年发行新股347只,平均发行费率为4.7%。2011年市场极度低迷,上半年发行费率上升至6.88%;与此同时,2011年发行的公司债发行费率平均为1.17%,加上平均约7%的发行利率,综合成本超过8%。而发股是一本万利,发债则必须还本。就算新股发行费率再高,如一些超募公司费率超过10%,那也是由上市公司埋单,由股民埋单。如今预披露时间延长到一个月,保荐人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大笔一挥签个字就能坐收数百上千万元,发行人和保荐机构面临的压力将随之增大,无形中也会增加拟上市企业的发行成本,保荐费恐怕也要讲讲“斤头”了。而如果一个月内经不起敲打,所有的发行费用将全部由大股东承担,就会让那些浑水摸鱼者“偷鸡不着蚀把米”,知难而退。这才是缓发股、少发股的治本之道。  发股成本低、造富快更表现为违法违规成本低得出奇。被业界视为A股造假上市标本的云南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左手倒右手”、伪造票证等手段,堂而皇之地登陆资本市场,并在其后几年继续大幅虚增资产、收入和利润合计高达9亿多元,股民损失以数十亿元计,可云南省官渡区法院一审对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长何学葵仅仅是“判三缓四”,对公司罚金400万元,等于让股民为欺诈发行罪买单。不仅如此,何学葵目前所持4000多万股绿大地股票,市值仍达4亿多元。绿大地欺诈发行手段恶劣,影响极坏,民愤极大,违法成本如此之低令人匪夷所思。鉴于此,这次证监会在“调整预披露时间通知”中,再次强调,招股书等“申请文件一经受理,发行人及其中介机构依法承担法律责任”。但是,承担的到底是怎么样的法律责任,一旦违法将会受到怎么样的法律制裁,并无明确的说法。从这个意义上说,延长预披露时间仅仅是提高新股发行成本的第一步,新股发行制度改革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任重而道远。

ap和ib课程的区别

机构alevel补习

alevel辅导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