淀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淀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IMF驻华首席代表中国明年GDP目标增速不超7dd

发布时间:2021-01-20 04:05:39 阅读: 来源:淀粉厂家

IMF驻华首席代表:中国明年GDP目标增速不超7%

中国今年的GDP增速能保7.5%吗?调结构和促增长究竟怎么平衡? “微刺激”是否会变为“全面刺激”?即将落户上海的“金砖银行”是否将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构成挑战?

在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卓越·国购发展专项基金/卓越发展研究院主办的主题为复苏与增长的2014年世界和中国经济论坛上,IMF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Alfred Schipke)就上述热点问题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独家专访。

“我们建议,2015年中国GDP增速应在6.5%~7%这个区间内浮动。经济总是动态演变的,中国未来的增长目标应该是一个区间,而非具体数值。”席睿德表示。

席睿德根据IMF所做的调查指出了一个颇为有趣的现象——尽管中国经济放缓,但劳动力市场仍表现良好。中国无需7%的增速便可保证劳动力市场稳定,这能为调结构提供一定缓冲空间。

对于中国的经济刺激措施,席睿德认为,政府应该使用定向而非全面的刺激措施,以确保增长和可持续发展得以两全。这也在暗示,“微刺激”若演化为“全面刺激”或将拖累未来的增长可持续性。

此外,金砖银行“落沪”引人关注,而“金砖银行或威胁IMF地位”的言论再度升温。席睿德对此表示坚决否定。他认为,金砖银行或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致力于为社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融资,而IMF则是负责全球货币金融体系稳定,并为政府提供政策建议和技术支持。

第一财经日报:根据中国官方和IMF估计,中国2014年GDP增速将达7.5%,中国是否能顺利达成这一增长目标?

席睿德:首先,我认为应从全球视角来看这个问题,尽管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仍处于经济高速增长行列。目前,中国正开启“调整”模式,IMF对此表示欢迎,原因有二:第一,调整将缔造更高质量的经济增长;第二,这将避免脆弱性的进一步堆积,我们不愿意看到中国为了眼前的高增长而滋生脆弱性,为未来埋下苦果。

的确,中国第一季度增速有所减缓,但二季度数据预计将有所改善,这反映了外部环境的好转,且亦同中国采取的一些措施有关。鉴于中国近期致力于采取的“微刺激”,诸多短期措施造成强劲的信号影响,那就是中国政府非常希望能够达到2014年预定的7.5%的GDP增长目标,这也同IMF此前的预测相一致。因此,我相信中国今年会实现这一增长目标。

日报:你提到,中国可将2015年以及中长期的经济增长目标设定在6.5%~7%的区间,这低于外界普遍预期?

席睿德:我们认为,调结构必须继续推进。我建议中国默许短期内较低的增长率,以创造一个可持续的中期增长率,这导致的溢出效应在短期内或许有害,但长期来看对中国及世界经济有利。

在调整期间,中国需要对部分存在产能过剩的部门进行限制,而对于那些表现抢眼的部门,则应将更多的资源或资本向其转移。因此,我们认为,中国未来的增长目标应该是一个区间,而非具体数值,这同目前有所区别。经济总是动态演变的,而增长亦应有所浮动,我们建议2015年中国的经济增速应在6.5%到7%这个区间内浮动。

日报:一旦经济增速放缓,就业市场会受到冲击?

席睿德:政府的一大目标就是要保就业。目前,尽管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劳动力市场表现较好,这是颇为有趣的一个现象。城镇地区对劳动力的需求超过供给,其中,服务行业表现良好,能够吸收大量就业。此外,如果经济有所放缓,迁移率可能也会下滑。就我们目前了解,经济增速的略微放缓不会影响劳动力市场的健康发展。

具体来说,在中国,农民工的情况可以直接对经济的变化做出灵敏反应。若一个城市存在工作机会,部分农民群体必定会涌入该城市,而目前经济放缓也能使迁移率适度降低。在经济学中存在一个奥肯法则(Okun’ s Law),该法则揭示了经济增长率与失业率之间的交替关系。该法则指出,当实际GDP相对于潜在GDP下降2%时,失业率上升大约1%。换言之,可以用该法则来估计到底需要多少GDP增长才能防止市场震荡。但这在中国更具挑战,因为中国传统的失业率统计并未将农民工囊括在内。

而IMF开展的是家庭调查,即使逐户询问就业人口数量,我们也没有考虑是否为农民工的因素。调查显示,中国不需要7%就可以保证劳动力稳定了,这对于调结构而言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可提供一定缓冲空间。

日报:之前你也提到了中国目前正在展开的“微刺激”,你对此如何评价?

席睿德:7.5%符合今年的增长目标。政府希望防止经济剧烈下滑,但也希望避免过去几年积累的不平衡进一步扩大,因此必须使用定向的刺激措施,以此来确保增长和可持续发展得以两全,而非以拖累未来发展为代价一味追求增速。

日报:一旦金砖银行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成立,是否将对IMF构成一定威胁?

席睿德:绝不存在威胁。需要明确一点,IMF并非开发银行,即此类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IMF是两种不同的机构,不存在竞争关系。前者致力于为社会发展、为基础设施建设融资,而后者则是负责全球货币金融体系稳定,并为政府提供政策建议和技术支持。IMF不会从事开发性融资,而是当成员国遇到经济困难时提供短期贷款支持,但在理想情况下,我们希望避免此类贷款。

早在2008年和2009年,IMF便开展过一项改革,希望贷款将不再是IMF的主要使命或工具,即IMF即使不借出一分一毫也能健康维持运作,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今后,IMF可能将向一个大型“培训中心”转化,为各国提供政策建议和技术支持。具体而言,我将IMF的角色作了两种类比:一是信贷联盟;二是股份公司,各国就如一个个股东在机构中享有不同的份额,而IMF的份额改革也正让中国及其他新兴经济体拥有与其经济实力相当的份额。

御剑八荒

3d国际象棋下载

最Q幻想安卓版

双色球姓名幸运生成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