淀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淀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她的视线里只有光芒[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9:42 阅读: 来源:淀粉厂家

【本文导读:来自生活的原型,但不完全的相同,后面有改动。文末,我向往她是幸福的,所以给了一个相对圆满的结局。本文最大的亮点:女孩儿坚信向阳而生。想想自己,比起她,我们是不是已经足够幸福呢?】

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积雪渐渐融化,泥土里已经有小生命顽强的向上生长,树木被嫩黄色染遍,万物苏醒,一切从零崭新。不远处的闹市区,人们摩肩接踵,隐约的可以听到吆喝声,寂静的院子也开始变得吵闹,孩子们欢快的玩耍着。这个建方不大的地方,红砖堆砌的五栋三层小楼,已经见证了至少两代人的成长。我站在三楼的橱窗向外看去,每个人的活动都可以清晰的收入眼帘。

一个小姑娘搀扶着一位老奶奶正从二单元的楼栋口缓缓往外走。老奶奶的面容似乎看起来有些沧桑,银发着颅,估计也在古稀之年了,而搀扶着老奶奶的小女孩儿正是凌昕,一个在五年前双目损伤于一场车祸的孩子,而那场车祸里,她的父母也永远的离开了她。行在人间的这五年,只有奶奶,不离不弃。

上帝是公平的,他不会怠慢每一个来到人世的天使。记得一句话说的好,“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所以我一直相信,我的幸福是来自奶奶的训练。奶奶,你就是我生命里的眼睛。

——摘自凌昕的腾讯博客

院落的一角是记录昕子成长的地方,一年365天,除去刮风下雨之外的每天里,她和她的奶奶都会出现,那里有昕子的泪水,还有昕子的汗水,以及那些痛苦着并又快乐着的记忆。

“我刚才往地上扔了几张钱?”未停及到院子那个小角落,奶奶便问昕子。

昕子一时紧张,“一…一…一张…”她结巴着。

“再说…我到底扔了几张钱?”奶奶的声音开始变得严厉。可怜的昕子端起肩膀,想深深的把脑子藏起来,努力的摇摇头。奶奶拉出昕子的手,毫无准备的昕子傻了一样的处在原地,鸡毛掸子一下接着一下的挥过来,可怜的昕子哭的就像泪人一般,身体缩得更加厉害了。

“奶奶…奶奶…我错了,我刚刚没有仔细听,奶奶,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奶奶怜惜攥紧她的手,自己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只是努力的去克制,眼睛里闪着泪花,但是昕子不会知道。

奶奶又往地上扔了三张钱,“这回听到我仍几张钱了吗?”

“三张。”昕子准确的答道,并去了钱掉落的地方把它拾了起来还给了奶奶。

“摸摸都是多少钱?”

昕子的手仔细的划过盲点处,“一张20元的,两张一元的。”奶奶欣慰,脸上的皱褶立刻就浮现了。昕子也不再显得那么紧张,蜷缩的身体稍稍舒展。

这样突来的训练是经常的,每次昕子在无法正常完成这样任务的时候都会收到惩罚,然而昕子也习惯了。昕子曾抱怨过,为什么我都这样了,奶奶还要那么狠的对待自己。后来,昕子渐渐明白。

“昕子,家里没酱油了,你去商店买一瓶回来。”奶奶命令昕子说道。

昕子穿好衣服,迅速下楼。她沿着盲线一直前行,最近的商店也要过一道马路。昕子站在马路旁,仔细听着马路左右两旁传来的声音,有车辆停靠的刹车音,有车辆飞驰的声音,还有车速减缓的声音,她都要去辨别,确定没有什么危险了,才敢过马路。昕子刚刚走出楼洞口,奶奶随之出门,在不远处,紧紧跟在昕子的后面,生怕她出什么危险,这样也好第一时间观察到昕子的动态。

在这样的青春流年里,昕子慢慢独立。她学会了做饭做菜,虽然最初拿刀子切菜的时候她简直是吃尽了苦头,刀子割破手指的次数数不胜数;她学会了洗衣,虽然最初连水的温度都调节不好,烫了自己的次数又有多少次;她还学会了寻着光线前行,而不需要拐棍儿,而又有多少时刻别人骂过她“你眼睛有毛病啊!”,其实,她看见的人只是一团影子。昕子说,她的视线里,只有光,没有影像。

自助者有人助,自爱者有人爱。我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就连我没想到的爱情也会来的那么突然。原来,温度不曾走远。

——摘自凌昕的腾讯博客

昕子在奶奶的鼓励下,尝试着去接触电脑。练了不久,便可以正常进行交流了。昕子有个习惯,就是去记录她每天的生活感触以及奶奶在训练她的时候所带给她的感悟。只要一坐在电脑前,昕子就如鱼得水,那些跳跃的文字从她指尖敲击过的键盘中被写出,昕子说,她喜欢这样的生活,喜欢在静寂的夜晚去做文字工作,她也尝试着把自己写过的一些东西投到报刊杂志社类的地方。

以文字交流的方式,昕子结识了许多报刊杂志社的工作人员,和忠生的相处也是如此。

忠生第一次看到昕子的作品已经是3年前的事情了,他只是被她的文字深深震撼。他看到她写的励志文字,一个小女孩儿如何在没有光线的世界里成长,写到奶奶如何去训练小女孩儿的故事。这是一个怎样的孩子,能够运用如此的笔调把故事清晰叙述的那么完整。当然,忠生万万没有想到,故事的主人公就是小女孩儿自己。

后来忠生也有陆陆续续接到昕子的作品,有伤感的亲情故事,有她观察到的人间温暖,有她遇到困难后是如何解决的以及那些生命中的感悟。她的作品很受欢迎,为报刊杂志社也带来了很好的效益,昕子也能靠此维持生活了。

“昕子,我可不可以看看你?”在多次的交流后,忠生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昕子很爽快的答应了,并为忠生将电脑视频打开。

“忠生,看到我了吗?”昕子飞快的打出这几个字。忠生在电脑那边听到了读字软件发出的声音,很是奇怪。

“我看到你了。为什么要用读字软件啊,这个不是给盲人用的吗?”

“对啊,我就是盲人啊!”忠生看到这几个字后,眼泪刷的一下子就流出来了,只是,她真的没有看出昕子是盲人,她的眼睛里依然闪现着快乐的光芒,如同射进生命的一缕阳光,忠生看见她开心的笑着,觉得自己也是那么的开心,比起她,自己是多么的幸福,忠生沉默的想着这些。

“忠生,你怎么了,说话呀……”昕子在这边着急的催促着,她怕忠生知道自己是盲人后就不会理自己了。可是哪儿能啊,忠生只是为其所感动。良久,打出几个字,“昕子,我真佩服你,以后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跟我说。”

只是昕子从来都未有过任何的请求。

当他尾随着昕子进入她家的第一次时,以为那个文中的奶奶会把他轰出去,或者是骂一顿,但是没有,奶奶在询问了他的情况之后,觉得这个小伙子很厚道,就同意了他的请求。

忠生尝试着走进昕子的生活,走进昕子的家,在闲暇的时光中跟着昕子去做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当然这些昕子全然不知。他会偷偷的跟在她的后面,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有一次,昕子在走路的时候被一个石头绊倒,重重的跌在地上,疼的半晌都没起来,忠生冲动,想要上前去扶,奶奶迅速拦住了忠生的胳膊,“让她自己起来,她能起来。”果真,忠生和奶奶看到昕子顽强的站起来了。忠生突然就想到一句格言:跌倒了,爬起来就是好样的。

忠生把每一次昕子给他的感悟都一一记下,他也想有那么一刻,用自己的角度去描述这样一位坚强的女孩子的成长,他想过,哪怕不求回报去照顾她一生也好。这样的想法他和奶奶沟通过,奶奶只是对他说,丫头虽然基本能自立,但还是个盲人,你要能承受的住这样的压力。

我不在意那些,我唯独在意的是她能快乐,况且她身上的精神,我永远也学不完。我敬佩她,所以我想和她在一起。

那天,昕子只是想去那个杂志社去看看忠生,于是她搭乘公交车便去了。很不巧,她上车的时候,由于车很挤,昕子的手就放在门边,没想到司机关门那么快,一个瞬间,手被夹到了,立刻红了,她痛得叫起来,司机把门打开了,还骂了她一句:“你是不是眼睛瞎啊!手不知道放哪儿啊!”

昕子一句话都没说,良好的教育和多年的磨练已经让昕子有了很强的忍耐力。

“忠生,我就在你单位的门口。”昕子兴奋的给忠生打电话,忠生也不顾及整理容妆,飞一般的下楼来接她。

忠生看见她,腕部的青紫首先进入他的视线,心里顿时起了怜心,“你的手怎么了?”他小心翼翼的把她的手拿过来。昕子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说没事没事,忠生哪里肯放心,在忠生的逼问下,昕子才说出了实情,忠生连假都未来得及请,带着昕子打车去了医院。拍过片子,显示无事,剩下的只是需要时间慢慢恢复。忠生这才放了心。

“最近不要做饭了,我去给你做。”昕子张大了嘴巴,惊愕。

“那个…那个…不要吧!会挨奶奶训斥的,我奶奶什么都不知道。”昕子倔强的拽着忠生的手,不让他跟着自己回家。报刊社的门口,昕子和忠生扭到了一块儿,来来往往的行人纷纷投来目光,忠生显得有些被动,他猛然扶住昕子的腰,把她拉上了一辆的士。

但是那条道,忠生太熟悉不过了。当昕子闻到家里熟悉的味道时,面部都有些僵了,“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家?”

“傻丫头,你真的不知道我有跟踪了你多久吗?”忠生故意抬高语调气她。

“奶奶,昕子的手坏了,我刚刚带她去了医院,检查没事,您老人家放心就是了!”奶奶看看昕子手,又看看忠生。“嗯,估计没事,应该是被挤了吧!这孩子啊,有的时候就是太不小心。”老人家猜道。

“是的,奶奶,你看这丫头这么不会照顾自己,那我来照顾她一辈子好了!”于是奶奶和忠生互相使了个眼色,扑哧一下都乐了。

“你们在笑什么啊!”昕子推搡着忠生对奶奶说道。

爱情就这样开始,两年后他们结婚了。

如果上帝能给我三刻钟的光明,我只想好好看看奶奶。

——摘自凌昕的腾讯博客

秋去冬来,生活就这样简单,没有波澜,很幸福,昕子真的大了,但是每天还会接受奶奶的训练,忠生偶尔还会看看娘俩,在一旁一会儿赞扬赞扬奶奶,一会儿表扬表扬昕子的。

这一年的冬天,寒冷的气温来的太早,奶奶的气管炎又犯了,听着奶奶阵阵的咳嗽声,昕子心就疼的要命,她一遍遍的劝奶奶去医院看病,可是奶奶就是执拗着不肯去,还总是说,就是一点点小感冒,总是那么在意干嘛?吃吃药就好了,半个月过去了,病情依旧不见好转,并且高烧不退,昕子再也不顾那些,让忠生背起奶奶就往医院跑。

看后,最终医生结论:消炎药滥用导致菌群失调,所有的办法都会导致治疗无效,最后也是人才两空。昕子走出医生办公室的门,双手颓唐的垂在身体的两侧,目光呆滞,走路的脚步也不再那么有力,软软绵绵的前行,忠生搀扶住昕子手,也只是默默的,他明白,昕子此刻最需要的是支持和温暖。

这一天,奶奶的状态出奇的好,昕子和忠生以为,奇迹发生了。奶奶和他俩唠家常话,告诉她,自己为昕子存了两个存折的钱,没有太多,加起来才有6万多元,就放在自己枕头下面的那个褥子隔层,奶奶还对昕子说:其实奶奶训练你的时候,奶奶的眼泪直往下掉哇!奶奶能不心疼你吗?可是奶奶就是想让你快点取得进步,早日独立,你是应该能明白奶奶的心的。你每次出门的时候,奶奶都会跟在你的背后,但是从来没告诉过你,只是担心你自己一个人出去。你长大了,还有了忠生这么好孩子在身边,奶奶是真的放心了。奶奶老了,早晚得走啊!孩子......然后过一会儿,奶奶的状态又开始糟糕,昏昏的睡过去,这一睡便是再也没有醒来,奶奶去世了,就这么走了。

昕子和忠生为奶奶整理遗物的时候,看到了奶奶为昕子存的那些钱,都是一百二百的往里存的,随之整理出来的还有昕子奶奶写的那些日记。于是昕子再也控制不住,扑在忠生的怀里开始嚎啕大哭,忠生也跟着落泪,一边抚摸着昕子的头一边安慰她。

奶奶骨灰洒江的那天,昕子已经有些释然,但是她紧锁的眉角还可以看得出她很伤心。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子,我相信她会走出来的。

什么都会过去,什么都会重新开始。没有什么是永久的,所以当他/她还在的时候,请珍惜他/她,当他/她不在了的时候,请珍藏他/她。

——摘自凌昕的腾讯博客

是新的一天,早晨我去看望昕子,昕子正好洗漱完毕,在自己的卧室整理她曾经写过的材料和奶奶留下来的那些材料,忠生已经外出忙碌了。家里物品的摆置井井有条,镜面亮的没有任何的水痕,什么都还是老样子,唯独能看到的,只是奶奶的卧室里多了一尊黑白肖像,其余的,未有任何一点悲伤的渲染。我看到她在键盘打字,心里有说不出的敬佩。很安静,很认真。

她冲着我嘴角微微上扬,“稍稍等我一会儿......”然后她就一溜烟的跑到厨房里给我拿洗好的水果,并用水果刀去削果皮,她的手法娴熟到了极致,拇指与刀尖恰到好处的距离,不费力气,削的均匀,一圈压着一圈,果皮还不会断掉,就连我都无法做到那种程度,真的。她把削好的梨递给我吃,我不客气的拿过来,咔吃咬掉一口,有说不上来的甜,“吃点梨好,止咳。”

昕子说要来到老院内透新鲜的空气,我陪同她下楼。当她走过第一阶楼梯的时候,我习惯性的想去搀扶她,她说不要,于是,我就一直跟在她的后面。突然间就想起,昕子最初学下楼时,就想一个跛人一样,不仅没有平衡感,脚落地的时候还会踩空。

我们一同来到院子中央,她仰起头,一轮朝阳正从东边升起,迎着这样的光线,她睁开眼睛笑了,笑的很甜,其实她还是什么都看不见的,只是看见她的样子,错觉告诉我,这个世界她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她说:“虽然我看不到太阳,但我能感受到光线的存在。”然后我在她的旁边,听着她说这句话,眼泪顺着面颊就流了下来。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